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公路文学
冬夜阑珊
浏览次数:3955作者:发布时间:2015-12-11 10:50

  冬日雪夜,明月凄冷梢头。清晨梦醒十分,烛火阑珊,三杯两盏淡酒已殁。

  月光倾泻,独依寒窗,黄卷青灯墨香断,想春晴乍暖,烹茗可堪消瘦,这冰轮清昼。

    露染的小窗,有点模糊,晨起的灯光有些昏黄,虽不明亮,但依然坚持在雪色与月光中,似乎告诉晨醒的人们,它在温暖着 惺忪的心灵。也许是怕月下的小径,搅扰了行人的脚步,尽管它的光亮不足以照亮小径下斑驳的松影。美文网:www.meiwenting.com)

    它的善意,被路旁的积雪知道了,努力的让刚刚踩踏过的林下小径,更加清晰。

    喜欢这阑珊的冬夜。

    跳跃的炉火光色,充盈斗室,空寂的清晨变得不寂寞。想那窗后檐上的炉烟,袅袅升起的感觉,真是温暖,但愿不要惊扰园中桑树枝头的宿鸟才好。因为这一份寂静与安适是难得的,心中向往的,希望这个时刻可以长一些,如果可以停留,当然更好。

    手捧待读的书册,要继续雪夜赏文的惬意,这不是期待了一个夏天,一个秋天,期待了好多年的吗?炉上的冰水就要沸腾了,冲入清水紫砂壶中,清冽的铁观音瞬间清香四溢,似乎要越出窗外,去温暖那远处阑珊的灯火。还是要去陪伴那灯火下独坐的伊人呢?

    笑问清茶,而茶不语,慢品热汤,只有清香味道,确无半点思念浓情,茶本清心之物,虽可稍解愁思,然寄思还需明月红豆一颗。

    此时,怎么忘记了:“归鸿声断残云碧,背窗雪落炉烟直。”日记大全www.rizhi8.com

    是否在想着:“年年雪里,常插梅花醉,挪尽梅花无好意,赢得满衣清泪!”

    放不下的是那篇断了墨香的诗稿,海水岸边,翠染的峰峦,雪夜中独立石礁的她,凡尘俗世间的纷扰,让她无法寻到心灵的清幽寄处,枯黄的枝头落叶间的北风,吹散了案头的墨香。

    云山苍苍,海水泱泱,伴月星斗夜空闪烁,那是一种不知道如何安慰的担心,那是一种不知道如何回复的相思,那是一种不知道如何寄回的思念。

    让一切,静默在这宁静的冬日雪夜的清晨,让炉火与烛光涤净这清晨的小屋,作为她心里的清幽去处,留下一片宁静,为那浸满墨香的诗书留一个安静的寄处。

    疏朗的月光,净白的雪色,阑珊的灯火,阑珊的……

    冬日雪夜。